媒体报道

“价值创造者”陈默的三连胜

2013/11/19    作者:admin    来源:墨麟集团



“价值创造者”这个词,是gamelook在Chinajoy期间跟陈默吃饭听来的,虽然创业以来陈默已经拥有了足够的个人财富,但感觉他至少在这个炎热的夏天一直套着墨麟的“行头”,他的团队成员也如此,都是一身标准的几十块钱的墨麟广告衫,笔者在上海见到他是如此、在深圳去墨麟公司看到的陈默也是如此。


在公共场合你看不出来他是国内游戏业真正的“高智商土豪”,从陈默缭乱的发型、满下巴的胡茬、朴素的打扮,一般人第一观感他是个屌丝。不过也不全是屌丝,回忆起来跟陈默的那场饭局他给了服务生200块只为带一包几十块的中华,某些时候他也有着土豪式的大方。


我觉得这种大方、其实一直体现在他所称的对“价值创造者”的认同和尊重之上,这点也是gamelook眼里陈默所创办的墨麟集团之所以能在一年之内创造3款高收入游戏、且第4款稳操胜劵的根本原因,当然陈默对国内游戏业规则足够的理解也是重要的原因,但本质上来说,游戏产品是要靠团队做的,好产品要靠相互认同、有能力的一群人,才有成功的可能。


在创业前,陈默在天神互动担纲的《傲剑》是他在游戏业辉煌征程的起点,价值创造者,陈默当然认为自己是,但除了自己之外谁还是?“当初的《傲剑》项目,团队有几个年收入过百万的兄弟,只是我走了以后…” 虽然陈默已无数次被媒体、行业内人士描述为《傲剑》的灵魂人物,但在这款高收入产品的最后的利益分配上,陈默并不是一个吃独食者、而是一个善于在项目中进行二次分配的人,而很多团队却在这个问题上跌倒、散伙。


“价值创造者,理应获得应有的回报”,这句很简单的话执行起来并不容易,人都有私心,陈默当然也有私心,但从墨麟的结果来看这个度把握的更好,因此有人愿意跟着陈默干,甚至把自己的团队并到墨麟的大旗之下。从陈默创办墨麟开始,就是一个集体行动,墨麟创办之初就有成都、上海、深圳三个分部,都在做页游开发,第一款成功的游戏《秦美人》是成都团队开发、《战龙三国》《龙纹战域》由深圳开发、《大闹西游》则由上海团队开发,而陈默只有一个,长期不可能分身三地。


因此,墨麟在一年之内连续实现4款高收入页游,其实是墨麟这个集体、开发模式的成功,陈默所做的是除了自己担纲的产品,其他几个项目主要是把控方向、纠错,陈默本人的角色也由《傲剑》当时的“攻坚兵”演变为墨麟“主帅”的角色。之前陈默曾在腾讯的公开课上提到“做游戏产品要把问题想透”,gamelook觉得陈默在自己擅长的产品开发商想的已经很透,而现在他给我的感觉是把如何带人、管理公司、分配团队利益想透了,没有这些做基础,何来一年4个大成产品,很多创业公司第一年还是生存,而陈默早早就规划了发展问题,且最终实现了跳跃式的发展。


价值创造者身边往往围绕着价值追随者,陈默的成功不仅是因为墨麟能开发出优秀的游戏,另一个原因是在公司之外,同样有着对价值创造者认同的合作伙伴,墨麟的第一款游戏《秦美人》给了37WAN,第二款《战龙三国》给了动网先锋,而据称当时产品只是个雏形,已经有人愿意拿独代。37wan毫无疑问是一个坚定的价值追随者,其运营的多款高收入游戏,与其说是拿产品,还不如说是在赌人,赌的就是曹凯,赌的就是陈默,赌的就是林奇,而结果是多款高收入游戏37wan必然是一个重要参与者,谁创造价值就与谁走在一起,作为一家联运平台,37wan演绎了自己的价值追随故事。


这1、2年时间,笔者身边多位好友纷纷加入了墨麟,一个去了还好,当连续不断出现这种现象的时候,感觉就很诧异,更何况他们有些人之前待的是上市公司、手上产品一点都不差、混的还不错,我问一位前腾讯的朋友为何要加入墨麟,除了相信陈默的能力之外,其也说到了核心的问题,“墨麟的团队分配机制腾讯给不了”,而这个答案也是那些整体带队加入墨麟团队的原因之一,除了眼前的钱,他们当然相信陈默同样有能力在资本市场“带军突围”。


一家创业公司一年之内连续研发出4款高收入产品,我不知道这样的记录是否能有后来者打破,但陈默这个案例多少带给行业一些启示,在这个以人为核心竞争力、以人为最重要资产的行业,对创造价值的人以相应的回报,给其自由,才是胜负关键。


事实上这样相似的事情也曾在游戏业上演过,金山的MBO ,巨人的股改,陈天桥所说的“最高的工资给最优秀的人才”,只不过执行起来,很多价值创造者在森严的公司体系之下是被埋没或者无视的结果,一些看似好的激励措施最后变味成为压制屌丝崛起的桎梏,也许陈默的公司规模与大哥相比尚小,眼睛还算清明,要保持屌丝心态、平视左右,这是管理者的修行。